黄华信息门户网>财经>海螺业务难扛营收大旗 獐子岛透露毛利率大降

海螺业务难扛营收大旗 獐子岛透露毛利率大降

2019-10-31 21:32:02

摘要

9月19日晚,张子岛正式回复深交所关于其半年度报告的询价信,回复公司业绩、应收账款、产品运营和政府补贴等14个问题。此前,张子岛发布了2019年半年度报告,该公司上半年利润再次受到扇贝灾难的影响,遭受损失。然而,自2014年以来,罗岛因“扇贝出走”而吸引了市场的大量关注。在逐步调整业务布局后,它计划用海螺代替扇贝,但很难打出公司收入的旗号。

扇贝成本上升导致销售毛利下降

根据张子岛今年的半年度报告,公司实现收入12.88亿元,同比下降8.55%。净利润亏损2358.97万元,同比下降261.06%。经营活动净现金流量4691.45万元,同比下降80.15%。

与去年同期相比,该公司的收入变化不大,但净利润大幅下降,这也是深交所关注的焦点。近日,张子岛收到深交所的半年度报告查询函。深交所就张子岛的盈利能力、成本确认、资产质量、流动性风险和持续经营提出了14个问题。

张子岛在回复中表示,由于2018年海洋牧场灾难的影响,公司在2016年底和2017年底播种的虾夷扇贝可用资源总量减少,固定成本无法稀释,导致产品单位成本增加。因此,该公司的最终主营业务销售毛利大幅下降。

想要依靠海螺熊的表现却缺乏耐力

“扇贝逃跑”后,鱼卵岛开始将表演增长的负担转移到海螺身上。公告显示,海螺产品已成为海洋牧场的第二大新鲜产品。今年年初,张子岛确立了海洋牧场的搬迁和产业规划,将现有主张海域的资源区和生态区划分为120万亩适合海螺生长的海域,专门用于海螺资源的网箱捕捞。然而,就目前的发展而言,海螺产品的毛利正面临80%以上的下降。

张子岛在回复中表示,虽然该公司底播虾夷扇贝的收入大幅下降,但海螺的收入贡献却大幅增加。海螺已成为海洋牧场第二大新鲜产品,其收入份额从2016年的8.72%增至2018年的20.63%。

然而,海螺产品的业绩数据显示,报告期内海螺产品收入为4344.21万元,同比下降2.71%。毛利556.3万元,同比下降81.17%,毛利率同比下降53.35%。

张子岛回应称,海螺业务从今年开始分摊海域使用成本,导致毛利率下降。

张子岛扇贝的三大“灾难”

2014年10月31日

张子岛发布公告称,由于冷水量变化造成的自然灾害,该岛遭受了8.12亿元的巨大损失。直到2016年,张子岛才将其亏损转化为利润。

2018年2月

张子岛宣布,由于降水减少、食物短缺、海水温度异常等原因,“长期饥饿的扇贝没有恢复,最终导致死亡”。据估计,2017年的净利润将会减少。

2019年第一季度

归属于张子岛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4314.14万元,公告解释称,“主要原因是报告期内底播虾夷扇贝对生产、销售和效益的影响”。

疑点

疑问1

罗伟新主任反对半年度报告

连同半年度报告,罗伟新主任也投了弃权票。罗伟新给出的理由是“上市公司提交的文件和资料,再加上我的专业背景,不足以让我对这个拟议案形成完整、专业、严谨的判断”,所以我对这个年报投了弃权票。

7月11日,张子道因涉嫌金融欺诈、虚假记录和信息披露不及时被中国证监会警告并罚款60万元。吴厚刚董事长被终身禁止进入市场。

疑问2

会计师事务所尚未出具验证意见。

值得注意的是,张子道在回复中表示,由于公司目前正在讨论与拟聘用的会计师事务所签订合同,暂时无法在此询证函中提供相关会计师对相关问题的验证意见。这也意味着张子岛目前的第三方审计机构可能处于“空缺”状态,无法开展相关的审计和核查工作。

今年4月,大华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对张子岛2018年财务报表出具了合格的审计报告。然而,大华研究所也在张子岛最近披露的《重大资产出售报告(草案)》中发表了负面意见。

疑问3

公告称没有必要详细说明政府补贴。

深交所也对张子岛接受政府补贴提出了质疑。《国家商报》记者发现,2018年,张子岛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贴高达3043.82万元,占同期净利润的90%以上。

张子道表示,公司当期损益中包含的政府补贴大部分是财政补贴和一些因参与国家各级政府部门组织的科技项目研发而获得的激励性补贴,这些补贴是不可持续的。同时,由于个人收到的政府补贴数量少,没有达到披露标准,也没有必要对政府补贴进行详细披露和解释。

财务观察

有固定鱼卵岛养殖业务的海螺

针对公司经营活动净现金流量大幅下降的主要原因,张子道回复称,为了应对危机,确保海洋牧场灾难后现金流量的安全,2018年上半年,公司加快了客户销售货款的回收,减少了采购量,控制了采购付款节奏。当前经营活动的净现金流量相对较大,因此现金流量与报告期内经营活动的现金流量有很大差异。

据接近张子岛的消息人士透露,张子岛改变产品布局的原因主要是扇贝资源短缺,而公司的海螺产品属于周边海域的野生资源,不能自由捕捞虾夷扇贝等养殖产品。每年夏天,野生海螺都有四个月的禁渔期,公司无法独立收集。因此,海螺产品很难带来稳定的性能保证。

从前a股大王到“涉嫌金融欺诈”,十多年来,张子岛一直被舆论推到风口浪尖。2018年,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显示,张子岛涉嫌金融欺诈。今年7月10日晚,张子道宣布,由于涉嫌金融欺诈、内部控制重大缺陷和涉嫌未能及时披露信息,他已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和市场预告通知。然而,该公司表示,它没有触及深交所规定的重大非法强制退市。

(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