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华信息门户网>财经>海尔人单合一模式引爆物联网背后的经济学原理是什么?三位诺贝尔

海尔人单合一模式引爆物联网背后的经济学原理是什么?三位诺贝尔

2019-11-25 12:06:45

17世纪,天才物理学家牛顿提出了著名的“三定律”,并自己建立了大部分经典力学框架。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19世纪的人们发现旧古典理论无法解释微观系统。经过几代物理学家几十年的努力,力学在20世纪初进入了量子时代。

21世纪的今天,人工智能、云计算和物联网等新技术的爆炸性涌现,给社会土壤和经济环境带来了巨大变化。经济学正在经历100多年来最深刻的变化,酝酿着自己的“量子时代”。

虽然传统经济学的时代即将结束,但它强大的惯性仍然影响着整个商业世界,它与时代的日益错位不断被放大:诞生于一个多世纪前的官僚主义,如今仍然是主流管理模式,已经成为管理者和员工眼中扼杀创造力的“罪魁祸首”。“赢家通吃”的马太效应越来越差,恶性竞争导致的零和游戏每天上演。全球金融危机频繁发生,但始终没有有效的解决方案...

以诺贝尔奖得主为代表的世界顶级经济学家无疑是帮助经济理论实现“范式转变”的先驱。他们抓住了传统经济学给新时代带来的困难,试图从理论上提出解决办法。

历史证明,理论界的新变化要传递到实践层面通常需要很长时间。然而,中国企业海尔出人意料地成为许多经济学家关注的研究对象。海尔将以其先进的实践,与世界上最先进的理论共同解决经济世界转型时期的重大问题。

如何为企业设计一个永生的机制?

企业组织有可能像“永动机”一样持续产生动能并保持活力吗?如果是的话,这种力量从何而来?

不可能有一个能够无所不知、准确地驱动下属的决策者,但是一个具有完美驱动机制的设计师会出现。机制设计理论的创始人、200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埃里克·马斯金(Eric maskin)认为,中央计划者没有必要命令人们做他们想做的事情,而是要设计一个好的机制来确保每个人都为自己的利益做事,同时实现组织的总体目标,实现激励相容、各方共赢的“纳什均衡”状态。当马斯金因其机构设计理论而获奖时,大洋彼岸的海尔已经开始了机构设计的实践。

海尔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张瑞敏称赞老子的《道德经》中的“高人一等,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的理念:最好的领导者是所有下属都感觉不到自己存在的人。通过设计有效的驱动机制,让每个人都能充分发挥自己的潜力,实现自己的价值,组织的整体价值自然会得到实现。受这种坚信“以人为本”的人文主义哲学的启发,张瑞敏成为了一名机械设计师,“一人一人”的模式诞生于2005年。

人与个人的统一通过“自启动、自组织、自驱动”形成了三合一的永久结构:个人以自组织的方式启动自己的业务,为用户创造价值,产生自驱动。在组织结构上:“一个人,一个单位”模式将大型层级组织分成数以千计的小型和微型组织,这些组织独立决策,独立开发市场,与用户零距离互动,将“航空母舰”变成“舰队”;在薪酬方面,个人和企业的结合将使企业支付的薪酬变为用户支付的薪酬。个人自我价值的实现在于创造用户价值。

在层级委托代理激励机制下,员工和管理层总是处于博弈状态,打破纳什均衡会带来利益,所以他们总是有能力打破均衡,保持内部摩擦。海尔在人与人的统一驱动下,让每一个客户和小型微型企业创造用户价值,获得用户报酬,而不是与公司玩游戏,从而实现物联网时代的纳什均衡。

只要使用者的需求没有耗尽,“一人一人”的机制就会不断产生动能。传统官僚的智慧就像一条河,用户的巨大需求就是大海。河流会停止流动,但海洋不会干涸。

2019年,马斯金来到海尔,与张瑞敏进行了深入沟通,因为有一个他一直想看到的机构设计的理论和实践范例——“一人一人”。机制设计理论家和活动家终于见面了。

如何解决“不完全合同”问题?

在交易活动中,看似完整和详细的合同总是以委托人和代理人的双重不满而告终。难道没有一个“完整的合同”能恰当地将双方的贡献与他们应得的利益相匹配吗?

古典经济理论中有这样一个“完全契约”,但在“人是绝对理性的经济人,没有任何交易成本或沟通成本”的完美预设下,它是一个真空概念。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奥利弗·哈特(Oliver hart)提出了“不完全合同”的难题:由于信息不对称,在现实世界中,无论如何设计,无论合同是多么复杂和详细,人们都不可能设计出最优的合同,也不可能明确规定所有条件下的责任和权限,必然存在漏洞,无法达成“完全合同”。如何将剩余产权与剩余收益权相结合,如何使每个人的贡献与每个人的收入相匹配,成为一个难题。

然而,在2018年3月访问哈佛大学时,张瑞敏告诉哈特,海尔的“一人一人”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一人、一人、一人、一人、一人、一人、一人、一人、一人、一人、一人、一人、一人、一人、一人、一人、一人、一人、一人、一人、一人、一人、一人、一人、一人、一人、一人、一人、一人产权的增加, 产权的减少或创造者的退出与他创造的用户价值直接相关。” 在理解了一人一人模式下独特的“客创所有权”后,哈特立即表示:海尔正在做他一直在想的事情。

然而,张瑞敏的实践探索并没有就此止步。2019年,“连锁集团智能合同”诞生,这是一人模式更接近“完全合同”的结果。生态链中的小微生态群(以下简称“链群”)是根据社区用户需求主动并联的小微生态群,由“增值共享”机制驱动,实现组织的自我驱动和自我强化。在连锁集团组织模式下,用户需求可以触及到小而微的生态资源的全过程的各个方面,包括研发、设计、制造和销售,形成快速响应的合力。

海尔连锁集团生态地图

连锁集团智能合同不同于传统的围绕绩效和信息不对称签订的双边合同,而是一种信息对称的多方合同。在海尔,赌博合同的签订、计划的实施以及计划完成后的增值分享配额都可以通过在线智能合同应用来完成。链组中的所有利益相关者可以透明地获取高订单,在整个过程中共享信息,并获取用户喜欢的爆炸。不需要发布目标,也不需要批准资源。连锁集团智能合同避免了传统合同集中化因素的影响,其“自动执行”特性避免了人为因素的干扰。

海尔成功转型传统契约的动力来自物联网时代的“焦虑”和正确预期,以及从产品中心主义向用户中心主义的范式转变。连锁集团合同背后是生态链和生态圈,它们专注于捕捉和满足动态用户体验,并提供全过程服务。在生态学领域签订合同的各方不再是彼此之间的博弈关系,因为每个人都有相同的目标,即他们对用户负责。

无论是哈特的“不完全契约”理论,还是他的“迷人的海尔模式”,这一理论的起源都是传统契约的前身,传统契约已经不再适应时代,需要改革。

如何应对“复杂经济”时代?

与工业社会相对应,主流经济学(新古典经济学)认为经济是一个线性发展的静态系统,假设经济参与者是超理性的,在一个静态平衡的世界里进行经济活动,边际收益递减是铁律。然而,情况并非如此。新技术、新格式爆炸和物联网的时代实际上是一个易变、不确定、复杂和模糊的时代。

熊彼特经济学奖得主、复杂科学的创始人布莱恩·阿瑟早就认识到了这一现实。他认为经济不是一个有序的机器,而是一个复杂的、不断自我构建的系统,在这个系统中,行为者将不断改变他们的行为和策略,以创造一个适合他们的“生态”。

像阿瑟一样,张瑞敏认识到当前经济环境的复杂性和非线性,并成为一个主要的破坏者。在实践中,他达到了与阿瑟理论相同的目标:通过全面的“生态”改造,海尔拥有动态适应复杂系统商业环境的核心竞争力。

海尔通过建立开放的生态系统,推翻了收益递减和生态收益递增的传统铁律,帮助改造了传统产业。例如,在传统产品时代,由于价格战等因素,每种洗衣机产品的收入越来越低,但成本和成本也可能增加,利润可能减少。然而,海尔可以通过构建服装网络生态系统来吸引洗涤、服装、服装和智能芯片等资源,为用户提供全过程和全生命周期的增值服务。它还可以根据用户需求不断探索新的服务,不断拓展新的利润空间,实现边际收益的增加。2019年6月,海尔成为brandz全球百强品牌史上第一个“物联网生态品牌”。

阿瑟认为,复杂的经济体系具有“内生的和永恒的新思想”,并在不断演变。海尔已经成为一个生态品牌,不再局限于单一的产品载体。2000多家小型和微型企业,加上世界上5000多家一流资源,可以根据用户的需求,基于市场、技术和组织等传统企业的固化组件,随时进行重组和再生。在海尔开放共享的创业平台上,新生态正在诸多领域涌现,包括节能环保、区块链、大众健康、智能制造、智能硬件、智能教育、现代农业、新材料等。一个“热带雨林”正在形成,这是不断出现的“新物种”共生和互利共生。面对复杂多变的经济环境,它表现出极强的适应性和取之不尽的生命力。

9月20日至9月21日,海尔集团和加里·哈默管理实验室(mlab)联合主办的第三届一人模式国际论坛将在上海举行。复杂性科学创始人奥利弗·哈特、本特·霍尔斯特朗、埃里克·马斯金和布莱恩·阿瑟三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将继续对海尔模式进行研究和思考,并谈论物联网时代新经济范式和管理范式的转变。

第三届一人模式国际论坛将于9月20日至21日在上海举行

在当今新旧“折叠”和快速发展的经济世界中,传统仍然主导着主流,但显示出虚弱的迹象,而不断的新变化正在引发草原大火。海尔正在寻找下一代经济学作为实践的先锋,与许多理论先锋一起使用“知识”和“行动”统一的颠覆和突破。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江苏福彩快三 云南十一选五投注 湖北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