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华信息门户网>宠物>ag视讯到底假不假-我有一只叫豆豆的黄狗,被爸爸杀了,他骗我说是病死的

ag视讯到底假不假-我有一只叫豆豆的黄狗,被爸爸杀了,他骗我说是病死的

2020-01-09 08:19:43

ag视讯到底假不假-我有一只叫豆豆的黄狗,被爸爸杀了,他骗我说是病死的

ag视讯到底假不假,罗小朵朵 / 文

看完电影「狗十三」,我们都哭了:哪个孩子不是这么长大的呢?

就像海报上那句“每一场成长都是凶杀案”,少女李玩最终变成大人眼中的“乖孩子”。

她曾经的呐喊与抗争,消融在父亲的暴力与安抚之中。

“爸打你是爱你,打你是为了你好,等你长大之后就明白了。”

于是,好吧,算了吧,放弃吧,退让吧,就这样吧!不懂事的小孩“死”了,乖巧听话的“新小孩”脱壳而出。

李玩与成人世界握手言和。

父亲笑了:“我娃懂事了!”爷爷奶奶也笑了:“娃真乖”!

我们是在什么时候忽然就长大了?

那一次心爱的水晶球被妈妈轻易送给了别人,我说:“没关系”;小时候明明想要那个娃娃,却跟爸爸说:“不,我真的不想要”;过年时心爱的狗狗被大人杀死后,我沉默着没有追问……

“你看,这个孩子好懂事啊。”

“你又怎么知道他是不是害怕、沉默、妥协呢?”

亲爱的,你也曾经是个“乖小孩”吗?

“想到自己不能拥有玩具还要撒谎,

顿时失声痛哭”

@王大饼 金融

六七岁的时候,有一次妈妈带我去同事家串门,给那个阿姨的儿子买了一套高档玩具当礼物。

小弟弟比我小,拿了玩具欢天喜地,我看得心里很不是滋味,有点牙痒痒,毕竟我没有。但我不能说,因为说出来就会显得我不懂事。

然而,小孩子也不会什么强颜欢笑,回家路上满脸大写的不高兴,越想越委屈。

妈妈看出来了,不断地问我:“怎么不高兴了?为什么不高兴?跟妈妈说说,是不是没给你买玩具啊?”

我妈越问我越憋得难受,说到心坎里也不能承认,最后,一次次逼问到崩溃边缘,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了正在出差的爸爸,大喊一声:“我想爸爸了!”

然后眼泪就掉下来了。

妈妈赶紧上来一边抱着我一边安慰我说,爸爸马上就要回来了。

我没有理会,继续抽泣,想到自己既不能拥有玩具也不能启齿,还要撒谎,顿时失声痛哭。

“我再也没有说过想要布娃娃”

@宁静 职业教育

到现在我还记得,那家我小时候还没有关门的杂货铺里,摆着一套我很喜欢的洋娃娃,就是一个盒子里有很多可更换的衣服那种。

但是它太贵了,我知道自己如果提出了这个要求,一定会被说是不懂事,花钱大手大脚。

所以我一直没买。

后来,邻居家的大婶在搬家时,把她家女儿的蓝色布娃娃送给了我,虽然只是一个娃娃,而且也旧旧的,但是我很喜欢。

每天抱着它睡觉,给它讲故事,给它讲我的快乐和不快乐,给它讲我心里的隐忧和孤独。

那时,它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甚至给它起了名字。

可是有一天,我哥哥为了气哭我,把它扔进了厕所里。如他所愿,我哭了很久,是在半夜,所以没有人知道。

但是好像根本就没有人发现:娃娃失踪了而我很伤心。

我不敢表现得垂头丧气,我还是正常地生活着。早上上学前,和家里人说再见,放学时赶到家里做作业,然后帮忙做晚饭。

只是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说过想要布娃娃,也没有买过布娃娃。

后来,一个关系很好的男生送给我一个很大的熊娃娃,甚至比当时的我还要高。

只是,我已经没有那么欣喜若狂了。

“那个蓝色零钱罐,我再也没见过”

@yan 创意艺术

大概在我二年级的时候,7岁,2007年。

印象中冰棍5毛一根,冰工厂1块,那种绿色小袋子的冰水2毛。

每次去上学我都会忍不住看看,然后期待父母给我一点零用钱去买一根缓解酷暑带来的燥热。

然而,不是每次都能如愿。

我每天都在家里的角角落落翻找几分几分的硬币,拿出来,积攒出两毛,去换一袋绿色的糖冰水。

那天,我走进商店,带着两个五分和五个两分硬币,拍在柜台上,拿走了一袋冻的硬邦邦的冰水。

然后,不经意地,我的视线落在了胖阿姨背后的架子上,那里有个很好看的蓝色存钱罐。

“这个是什么?”

“这个是存钱罐,存零钱用的。”

“我想买,多少钱?”

“五块。”

我有些失落地缩回手,但是突然萌生出一个想法:我要攒钱买下它,然后攒好多好多钱买个大房子!

我开心地闭上眼睛,蹦蹦跳跳地跑出去,筹划着怎么攒钱。

夏天过去了一半,阿姨没再见过我。

哗啦啦——随着一堆硬币互相摩擦敲击的声音,我站起来从柜台上探出头。

这次超多!一定够了!

胖阿姨笑着摸摸我的头,开始算了起来。

一分,五分,两分……堆了好几堆。

两块一,四块五,四块七毛二……没有了!

我呆呆地看着她,要哭出来的表情。

胖阿姨把那个蓝色的零钱罐拿下来,放在我手里,“没关系,给你打折,以后多来阿姨这。”

“好!阿姨,谢谢你!”

阿姨随后关了门准备睡觉的时候,看到了被妈妈扯着耳朵、用脚踢着的我,手里死死地攥着那个零钱罐。

“现在就给我退了!你这死孩子一点都不知道给家里省钱!就会花钱,花钱!”

“我很喜欢……我想……”

“你喜欢个屁!”

随后的事情我也记不太清了,但是那个蓝色零钱罐,我再也没有见过。

“我有一只叫豆豆的黄狗,

被爸爸杀了”

@我觉得他像你 基础教育

我有一只叫豆豆的黄狗,被爸爸杀了,他骗我说,是病死的。

我心里再清楚不过大人撒谎的伎俩。直到我看到西房里烧焦的狗头,大人们的谎言依旧没有停止。

在我的追问下,他们甚至有点恼怒地告诉我是羊头。

大过年的,我感觉我嗓子里都是冰碴子。

厨房里大年初一的欢笑,让我必须保持一个不至于让人问起“你怎么了”的表情,免得惹大人们的生气,让我变得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

如果我是那副表情,爸爸会骂我,妈妈也会劝我,“大过年别惹大家不开心。”

我从小就懂事,因为我知道所有大人想要的孩子是哪样的。

我回到房子里坐在炕桌前。

大人们的谎言有时候真的一点都不善后。前一秒告诉我狗不是被杀的,后一秒就告诉屋里十几号人说,“今天的狗肉很香。”

同样,我也分到了一份,为了不在不合时宜的时候招人嫌,我喝了一口狗肉汤,什么味都没有。

后来,我在小伙伴的召唤中出去放鞭炮,庆祝过年!

“如果再来一次,

我一定牢牢握住那颗水晶球”

@顾春秋 互联网

那时,爸爸离家在三峡工作,每年只回家两三次。

有一次他给我带了一颗水晶球,里面镶着三峡大坝的模型,摇晃它还会发出亮光。

我现在还能记得,这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有多么的宝贵。

我把它放在客厅茶几的最中央,每天一回到家,我就能坐在沙发上小心翼翼地把玩它。

有一次,姨妈带表弟来串门,妈妈嘱咐我好好带着表弟在客厅玩。

我拉着表弟坐在沙发上,把电视调到少儿频道,当时正在放《葫芦兄弟》,我叫表弟快看,蛇精把紫葫芦抢走了。

表弟却没有搭理我,他瞥到茶几上的水晶球,头突然抬了起来,怯怯地问:“可以玩一下吗?”

我有点不乐意,但还是把水晶球递给了他。

我看着电视,不时瞥着身旁的表弟,他摇晃着水晶球,看到它发亮时开心地笑着。

笑声很刺耳。

我想:怎么还没有玩够啊?那是我爸爸买给我的。

吃了饭以后,姨妈准备带着表弟回家了,表弟牵着姨妈的手,眼睛却望着茶几上的水晶球。

妈妈看出表弟的心思,“你想要那个球吗?”表弟点了点头,妈妈就把水晶球从茶几上拿过来给了表弟。

姨妈推辞说:“这是哥哥的,你怎么好意思要?”

我妈笑道:“这有什么的?哥哥早就不玩这种玩意儿了,他很懂事的。”

我把嘴咧得老大,笑着点了点头,送给弟弟玩。

然后,我就记得那天我在家里哭了很久。末了,我望着墙上贴满的“三好学生”奖状和空荡荡的茶几,我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快乐。

那时,爸爸不在家,只有妈妈一个人养我,特别地不容易。懂事是我自己选的,所以我不曾抱怨过。

只是,有那么一瞬间,当我回忆起往事,我会有些遗憾:如果再来一次,我一定会牢牢地握住那颗水晶球,牢牢地。

作者有话说

「狗十三」是一部让人难过的电影。我们都曾经是电影里的孩子,后来却慢慢变成电影里的父亲。

变成父亲之后,我们就忘了孩子该是什么样。

我们不仅忘了,还责怪孩子,说“你真是不懂事!”

孩子应该什么样啊?

孩子应该是诗里写的这样——

一个小小孩,

如果他干干净净衣帽整齐,

如果他规规矩矩,

这可并非一件多好的事。

如果他一开口便是叔叔阿姨好再见再见你好,

如果他四岁就能让梨,

这又有什么意义?

一个小小孩,

应该是满地乱滚满街疯跑,

脸和小手都脏兮兮的,

还应该有点坏,

有点不听话。

他应该长时间玩着毫无目的的游戏,

他是一只自私、可爱又残酷的小动物。

他来到世上,

是为了教育我们,

让我们得以再一次生长,

而不是朽坏下去。

——《一个小小孩》 海桑

欢迎你给我们留言,分享你的成长故事。

- 作 者 -

罗小朵朵

壹父母特邀作者

家庭摄影师、80后文艺女青年、前媒体人

推荐阅读

安全感 | 贴标签 | 专注力

育儿随笔 | 自卑 | 亲子游戏 | 自信

奖惩 | 学习 | 情绪

文章版权归壹父母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壹父母助理(微信号:yifumu006)